东北 | 东北完了吗?否思通化的“官本位文化”

通化困局重新把东北拉回到大众的显微镜下,对“东北文化”、“东北官本位”的讨论是这一显微镜目镜的主要制式。无论是早年的春晚制霸还是近年文学、电影、音乐上的“东北文化复兴”,“东北文化”是块越磨越亮的镜片。但对文化的聚焦,乃至把治理水平、官场惯习全部放入文化解释链内,是否会遮蔽其他面向的结构性问题,或者陷入北美人类学界曾在60年代激辩的“贫穷文化”循环论争里?

本文并非严格的论文,所以也欢迎进一步的论辩和补充,而是作者力图从自身经验和观察中跳脱对东北的唯文化解释。从个人面对的选调机会出发,看见东北官场重要的面向:专业人才不足。再以家乡大庆为方法,从东北发展中社保-税费-私企流失的恶性循环里看到年轻人“逃离东北”的背后是区域间的资源分配不平等。这一视域下,以上海精细化管理和流调来彰显通化防疫的笨拙只是硬币的一面,另一面是仍在持续的东北原材料对东南制造业的输血,虽然其中年轻劳动者的比例逐渐大过了大庆的原油。

结绳志新开辟的区域栏目|东北|也力图通过去本质化的视角理解这片区域,并细剥其与其他区域和历史脉络隐微的勾连,希望感兴趣的朋友能在此交流。


原文作者/ 丁雨豪
编者/ 曾毓坤

01.

最近流行的“通化困局:北方疫情何以至此”一文,提到基层医院配置缺失,院感科不受重视,甚至在事业单位改革时不少地方的省级以下疾控中心都被合并进卫健委,直到疫情期间才恢复,以及北方不少地方缺少精细控制和流调能力,所以只能一出事就战时状态,以过度应激对冲精细化专业行政能力不足的。此外还有维舟的“通化休克实验”讨论了计划与市场问题,另有一篇“硬核抗疫与北方的衰落”,都值得参考。

然而文中还提到一位高校教师吐槽东北“官场文化”,说做决策的都是官员,缺乏专业人士,把“通化困局“归咎于计划经济残留的官场文化,乃至于泛东北的文化问题。这种叙事路径颇为流行,但以文化和政治生态作为解释问题的根本视角时,是否是在把表层现象的果误解为因,乘着刻板印象的顺风车掩盖了深层次的问题?尤其是当简单把东北官场文化作为历史继承的产物时,是否过度强调了社会结构的简单延续而忽视了结构再生产的因素及其具体路径?

02.

为什么说官本位文化是果而不是因?正如“北方疫情何以至此”一文提到的,当地没pcr,没财政投入,简言之,没钱。要知道如今被诟病的机构简并中取消地级市疾控中心,当初不取消的时候,也被批评为“东北官本位文化”的冗政现象。至于是不是冗,那要看你是衡量它的政府经费绝对投入,还是衡量它的GDP占比。它没提到的一个问题是:更没有专业人员愿意留下。

累倒在风雪中的通化防疫人员。图源:微博

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像金融、法律、计算机和医疗这些行业,越是受到重视和提升薪水。比如大庆的医护人员在所有国企事业单位普遍降薪时,薪水翻倍,而这不仅是大庆的情况,医生专业人员时越来越贵,而新入行者面临的薪酬差也越来越大。另一个例子,医院药品不加价改革时,很多医生便抗议收入下降无法与其工作相称,但是否投入与产出相称,实际上是受到社会文化的一般估值的影响,比如医生的收入无法通过药品加价补充后,也仍然绝对值不低,尤其和同样受过多年博士教育的人文社科从业者相比。而一个受到忽视的现象是,像金融管理局或药监局这样的机构的薪资,实际上早就已经受到市场价格影响,这些机构的专业负责人的薪水远超同级普通官员的数倍甚至十数倍,详情请查阅数年前的药监局改革。在一个内部劳动力自由流动的市场里,偏贫穷的地区越是拿不到真正的专业人才。留下来的往往是非985211的本硕,而非双一流的专业博士群,这种情况下,官员不拍板谁拍板?北方,特别是东北,专业人员在决策层中的匮乏,与武汉的情况还不太一样,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非专业官僚,在不考虑贪赃枉法的情况下,其实相对便宜。

官本位文化已成网络烂梗,但官本位的环境往往不在于官太强势,而在于其他声音的底气本身就很弱。笔者以亲身经历为例。此次黑龙江公务员选调,我并未报名,却接到好几个非常亲民客气的地方组织部电话问要不要回家乡,仅因为我在北师上学且持有司考证书。有些小县市连公检法都无法保证新人百分百有司考证书,往往出现一边助理一边考的局面,甚至是先辅警再慢慢考公。有司考证已经是莫大的优势。组织部低三下四求贤若渴的?反复多个地市组织部来主动联系硕士生,选调还都是从科级或副科起步,这里显现的并不是官威重的官本位。

然而笔者还是没有选择回去,因为觉得不划算。但我为故乡感到悲伤。人才的流失导致“专业人士”群体里可能一半人连证都没有,这一群体如何给官员硬谏并自负权责?一个朋友学医曾开玩笑说:你要得病就得胃病肝病这种主流的病,在哪都没啥大问题,千万别得脾病,咱这期末考试不考这个病,都是毕业现练的。

03.

专业人才流失的背后是东北的穷,这种穷有文化上的表征,但更深层的原因是财政系统和分配。笔者从社保-税费-私企流失的循环来细读这一问题。前两年的社保全国改革之前,东北地区的综合社保是22%,而梅州是14%,其他江浙广东地区也广泛在16%以下。高社保意味着对企业的高税费,将导致追求低税费的私企远走他乡。

逼走私企,而私企越少,越缺税和社保,越不能给出政策优惠,恶性循环。这是由于之前国企上缴比例远高于私企,有些地方和行业至今仍是如此,比如大庆在中石油系统里,而全国汽油价格保价设置了天花板和地板价。这是为了利好制造业。国内自然油价超出天花板价,油气企业不可以赚取高额利润,因为限价。但是当自然油价低于地板价时,实际油价不可以低于地板价,私营油企可以赚取差额利润,但国有企业必须把这部分超额利润上缴中央财政。这就是中石油为什么不涨股价,而大庆地区国企也十年没涨过工资的原因,因为它为了大局让利了(用油大户多在发达地区),而让利没问题,但它没收到足够的反向让利不说,还被污名化为文化不行,没有“企业家精神”,这就过分了。这就没能实现藏富于地方,这不是体制和管理而是一个很简单的现金流和资本沉淀问题。1976-78年左右,大庆一地上缴财政占中央收入七分之一强(数据来自铁人王进喜纪念馆),每年上缴金额可以买下一个济南。这个比例在整个七八十年代都以一个略低于七分之一的形式存在,这还没有计算早期石油外销换外汇带来的价格稳定成本。而像南方早期的小生意,比如浙江村的小服装产业早期,资本回报率,按项飙说的几乎每两年就翻翻,这比全球大资本平均回报率还高十倍左右(见Piketty 2014),这不可能是“自由市场”的结果,而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投机倒把”被视作罪名,不仅仅是意识形态上的原因,也有特定历史时期具体经济运行机制现实的缘故。

铁人王进喜纪念馆。图源:网络

这实际上是:东北等地的老实上缴-维持了国家存续和稳定以及共同市场-遵守当时“落后的”法律让出共同市场-小商贩占领市场实现特殊的经济形态。小型资产在对手受限的场域下的垄断,获取了超额利益。他们的收益是内嵌在“落后的守法者”的支撑里,而不是独创性的神话。笔者并不否认他们的先锋性,但遵守规则的人尤其是在遵守规则中奉献的人应该得到基本的尊重,否则此后的任何规则体系都难以良性运转。而进一步,现在发达地区或大城市周边土地值钱,很多人去保护私有土地产权,而北方土地不值钱,因为留不住公司和人。土地的不平等比收入的不平等在当今中国更甚。

近些年来,养老保险的跨省转移支付,乃至于可望而不可即的全国统筹,实际上解决了部分问题。但医保,由于其监管“道德风险效应”的困难性,也由于发达地区的地方保护主义力量,尚未地级市统筹,很多县城的医保都自负盈亏。这就回到了通化困境的:北方疫情何以至此?几年前,黑龙江某县的医保局局长为了节约保费以免断供,甚至和地方医院闹上信访局,一叶知秋,可知医疗资金内循环的张力。而为何如此紧张?这又回到了上文提及的东北在内的北方地区大量的人口外流,他们在年轻时在大城市交了社保,包括医保(尚且不用算入他们的劳动力和消费力带来的繁荣效应),而医保在老了回家乡之后,不到十五年是无法全部带回来的,尤其是经常跨地区换工作的人更是如此。结果就是,他们给发达地区交社保,但劳动力价值随衰老而干涸后,回家乡吃社保。

因此,当惊叹于上海的精细化管理和流调时,惊讶于通化这类北方城市的专业化能力低下时,我们要意识到这是一个一体两面的问题。上海的精细化花的不仅仅是上海的钱,而通化等地的医疗紧张,以及由此而生的借用其他系统人力粗暴一刀切应对疫情导致物资最后一公里失效,最后少数边缘地区的边缘人口缺少食品,是与这一链条紧密捆绑在一起的,链条的另一端是“市场化,非计划,发达而医疗能力精细的北上广”。很多人在这同一链条的两端进行比较并试图找出区别性特质,比如东北官僚文化,这是方法论上的错误。根本上说,两者是一因二果,而非各有一因以相区别。不能治标不治本。

04.

最后,笔者试图反思以“文化”作为切入视角进行分析的方法论问题。在某些时候,它即使不是循环解释,也是过于表面的。更严肃的是,当我们分析高级文化和低级文化时的文化视角针对的根本就是不同的东西。比如,用文化视角批判“西方文化”,这里的文化一词,指的首先是一套话语,其次才是这一话语的具体实现和运作。但当我们用它指向“东北文化”时,它指向的首先是实际的具体运作和生态层面,而不是某种话语体系。低文化资本的地区没有文化话语合法性,它也并非是垄断式的“文化”,而只有这种成系统的文化话语才可以作为原因,“东北XX文化”在这个语境下还只是结果,倒不如称之为“东北XX处境”。文化批判视角,通过把链条两端进一步撕裂和拉远,阻碍了我们的深入反思,合法化了结构,遮蔽了广泛的联系网络(它是problematic的,但我并不想在这里简单而激进的说这种地区不平等结构是irreasonal,没理由或不“应该”的),反倒会使这个困境更严峻,而非更容易得到解决。但愿我们都能避免智识上的偷懒。请让更多人看到这篇文章并展开讨论,去查阅具体的数据和细节。

东北完了吗?看你怎么理解这个问题。

参考文献

Piketty, Thomas 2014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2014. MA, Cambridge: Belknap.

一个东北县城的医保控费挫折|特稿精选,财新网,2020.07.01:http://www.caixin.com/2020-07-01/101573962.html

郭树清澄清“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论调:这是极大误解,财新网,2021.01.18:http://finance.caixin.com/2021-01-18/101652121.html

社保缴费率有望明年1月1日起下调,财新网,2018.11.09:http://economy.caixin.com/2018-11-09/101344947.html

学者:社保名义缴费率应降至实际缴费率水平,财新网,2018.10.30:http://economy.caixin.com/2018-10-30/101340545.html

中央层面国资划转社保全面完成 划转国资总额1.68万亿元,财新网,2021.01.12:http://economy.caixin.com/2021-01-12/101649843.html

养老金中央调剂预算首度公开 广东贡献最大东北受益大,财新网,2019.04.19:http://economy.caixin.com/2019-04-09/101402074.html

经济日报:为祖国“加油” 为民族“争气”——写在大庆油田发现50周年之际(上),经济日报,2009.09.09:http://www.cnpc.com.cn/cnpc/mtjj/200909/4478ed103589477099c0a115f49f3e9b.s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