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节快乐 | 听她们说

本篇来自几个朋友关于三八妇女节的闲聊,我们相互分享了一些印象深刻的女性发言,急就了这篇粗糙纷杂的小文。在这些穿越了一个多世纪的话语中,有痛苦与愤怒、有力量与关怀——传达这些声音不是为了证明什么更宏大的观点;这就是我们想说的一切。

期待大家也留言和我们分享让你印象深刻的她者之言。

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快乐!

整理/ 阿雷雷、靳夏楠、王菁、林子皓、叶葳
编辑/ 叶葳

 

1851 

Sojourner Truth
废奴主义者、女权活动家

……Look at me! Look at my arm! I have ploughed and planted, and gathered into barns, and no man could head me! And ain’t I a woman? I could work as much and eat as much as a man – when I could get it – and bear the lash as well! And ain’t I a woman? I have borne thirteen children and seen most all sold off to slavery, and when I cried out with my mother’s grief, none but Jesus heard me! And ain’t I a woman?

Sojourner Truth原名Isabella Baumfree, 1797年在美国出生为奴。1851年在美国爱荷华州的妇女大会上,Truth发表了至今仍令人振聋发聩的废奴主义演讲:“难道我不是一个女人吗?”( Ain’t I a woman?) 

 1889 

克拉拉·蔡特金
共产主义者、马克思主义理论家

作为一个妇女,她既不依附于某一个人——自己的丈夫,也不依附于在道德上结合在一起的小单位——家庭,更不从属于榨取剩余价值的资本和统治阶级的剥削。

《关于共产主义妇女运动的提纲草案》 (1920年)

 1907 

何殷震
女权主义理论家、《天义报》主编

要而论之,男女同为人类。凡所谓“男性”、“女性”者,均习惯使然,教育使然。若不于男女生异视之心,鞠养相同,教育相同,则男女所尽职务,必亦可以相同。而“男性”、“女性”之名词,直可废灭,此诚所谓“男女平等”也。近日中国之女子,欲争此境,凡种族、政治、经济诸革命,均宜先男子着鞭,勿复落男子之后,而男女之革命,即与种族、政治、经济诸革命并行。成则伸世界惟一之女权,败则同归于尽,永不受制于男。此则区区之见也。知我罪我,非所计矣。

 1937 

Zora Neale Hurston
作家、人类学家

Now, women forget all those things they don’t want to remember, and remember everything they don’t want to forget. The dream is the truth. Then they act and do things accordingly. [Their Eyes Were Watching God]

1938 

Virginia Woolf
作家

As a woman, I have no country. As a woman, I want no country. As a woman, my country is the whole world.

 1981 

Audre Lorde
作家

I am not free while any woman is unfree, even when her shackles are very different from my own. 

(National Women’s Studies Association Conference, Storrs, Connecticut)

2003 

Patricia McFadden
社会学家

…[the connection between power and pleasure] lies at the heart of female freedom and power; and when it is harnessed and “deployed,” it has the capacity to infuse every woman’s personal experience of living and being with a liberating political force.

(Sexual Pleasure as Feminist Choice)

斯威士兰社会学家、作家

 2010 

Hawa Abdi
医生、人权活动家

I may be a woman, but I’m a doctor. What have you done for society?

索马里第一位女性妇产科医生

 2012 

Ruth Bader Ginsburg
法官

When I’m sometimes asked “When will there be enough (women on the Supreme Court)?” and my answer is: “When there are nine.” People are shocked. But there’d been nine men, and nobody’s ever raised a question about that. 

(10th Circuit Bench & Bar Confer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 in Boulder)

 2016 

李小江
性别研究学者

80年代,我的妇女研究是从反省“妇女解放”开始的。从质疑“男女都一样”到反省中国妇女解放的性质,30多年过去了,走的还是这条路:从质疑“西方女权主义”的普世价值到反省“国际女性主义”的全球化潮流,这是一个漫长的实践过程,也是理论探索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与中国主流政治有磨合,也有冲突;与海外学界和女界,有交流合作,也有不少误解和摩擦。这期间,要读书,更要做事;做好自己的事,也要有包容其他人的事和胸怀。只有脚踏实地同时心怀天下,不断校正认知偏差,才可能走出“民族/国家”、“东/西方”的局限,在全球视野下重新审视我们的历史和今天的生活。(《女性乌托邦》)

2016 

林奕含
作家

我想成为一个对他人的痛苦有更多的想象力的人,我想成为可以告诉那些恨不得得精神病的孩子们这种愿望是不对的那种人,我想要成为可以让无论有钱或没有钱的人都毫无顾忌地去看病的那一种人,我想要成为可以实质上帮助精神病去污名化的那一种人。(婚礼上的发言)

 2018 

弦子
编剧

从四年前到现在,我在观念上一个非常大转变就是,对受害者来说,去走司法程序还是不去走司法程序,衡量标准并不是应该还是不应该,而是权衡哪种情况对她自己心灵的伤害比较小。我也想对所有和我有类似遭遇的女性/男性说:要对社会,对大众有信心,要相信这个世界不会颠倒黑白、要相信只要坚持,就一定有抵达正义的机会。如果真的遇到很大的挫折,首先我要道歉,是我们没有尽力建设一个好的世界,但请你忍受一下,坚持一下,我们一定会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好一些。

本文配乐为由秋瑾作词的《勉女权歌》
吾辈爱自由,勉励自由一杯酒。
男女平权天赋就,岂甘居牛后?
愿奋然自拔,一洗从前羞耻垢。
愿安作同俦,恢复江山劳素手。
旧习最堪羞,女子竟同牛马偶。
曙光新放文明侯,独去占头筹。
愿奴隶根除,智识学问历练就。
责任上肩头,国民女杰期无负。

(歌词刊印于《中国女报》第2期,1907年2月)

这张墙报与题图来自今年的三八庆祝活动,目前已被撤走
图源:满地和朋友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