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人类学动议:避免认知开采主义,增加知识多元性

结绳志今天发布的是由巴西人类学会于2020年11月6日在其第32届双年会上发布的一项关于全球人类学的动议【1】。由巴西人类学者古斯塔沃·L·里贝罗(Gustavo L. Ribeiro)【2】 和卡门·里亚尔(Carmen Rial) 【3】在大会上提出,并得到大会审核通过。此后,温纳-格兰人类学研究基金会(The Wenner-Gren Foundation)于今年2月23日发表了对这一动议的公开支持信【4】 ,5月25日国际人类学期刊《人类学理论》(Anthropology Theory)亦发表公开信表示支持【5】 。

古斯塔沃·L·里贝罗也是“世界人类学网络”(西班牙语原名:Red de Antropologías del Mundo,简称RAM;英文名World Anthropologies Network,简称WAN)的创始人之一。这个松散的组织大概在2004年成立,主要由拉美人类学家发起,包括主要在美国工作的阿图尔·埃斯科瓦尔(Arturo Escobar)【6】 和玛丽索尔·德·拉·卡迪娜(Marisol de la Cadena)【7】 ,后亦有法国、日本等国人类学者加盟。成立的初衷是有感于21世纪初人类学已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有一定发展,但人类学知识生产却一直以欧美人类学(尤其英语人类学)的知识框架为中心,从而形成理论由中心向边缘传播而原材料源源不断由边缘向中心输送的人类学知识生产不平等格局,几乎与全球化的不平等格局同步。

世界人类学网络力图以复数的、多样的人类学打破欧美人类学的垄断局面(详细陈述和资料可参见其西班牙语网页http://www.ram-wan.net ),一直努力吸纳各国人类学的加入。巴西人类学会的这项动议,显然其理念与世界人类学网络一脉相承。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提出的是全球人类学(Global Anthropologies)。确实,相较于World/世界,Global/全球的表达或更为恰切,毕竟我们确实都在一个地球上,而世界则往往是多重的。与其说世界人类学(World Anthropologies),不如说多重世界的复数人类学(Anthropologies of Worlds),不仅更加符合发起WAN的人类学家们一直以来坚持的愿景,也契合人类学近年来通过本体论转向进一步去中心、去殖民化的学科诉求。

原文作者 / 古斯塔沃·L·里贝罗(Gustavo L. Ribeiro),卡门·里亚尔(Carmen Rial) 
原文题目 / Motion of the 32nd RBA: Diversify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about the Global Anthropologies of Foreign Researchers and Anthropology Students
原文链接 / https://www.at-commons.com/2021/05/25/motion-of-the-32nd-rba-diversify-information-and-education-about-the-global-anthropologies-of-foreign-researchers-and-anthropology-students/
编辑 / 赖立里(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翻译 / 文彬
校对 / 叶葳、王菁

WAN会标,图源:http://www.ram-wan.net/old/index.html

巴西人类学协会第32届会议“拓展全球人类学外国学者及学生之采集信息与接受教育的多样性“的动议(Motion of the 32nd RBA: Diversify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about the Global Anthropologies of Foreign Researchers and Anthropology Students)  

动议.

第32届RBA“拓展全球人类学外国学者及学生之采集信息与接受教育的多样性”的动议:

发起者:

古斯塔沃·L·里贝罗(Universidade de Brasília), 卡门·里亚尔 (Universidade Federal de Santa Catarina).

收信人:

巴西人类学研究生项目(graduate programs in anthropology in Brazil),世界人类学协会理事会(the World Council of Anthropological Associations),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the International Union of Anthropological and Ethnological Sciences (IUAES)】,拉丁美洲人类学协会(the Associação Latino Americana de Antropologia),欧洲社会人类学家协会(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of Social Anthropologists),温纳-格伦人类学研究基金会(纽约)【the Wenner-Gren Foundation for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 (New York)】,福特基金会(里约热内卢和纽约)【the Ford Foundation (Rio de Janeiro and New York)】,世界人类学家-美国人类学分刊(World Anthropologies – section of the American Anthropology Journal),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社会和经济科学部主任,及英国和法国的同等机构的社会和经济科学部主任(Director of the Division of Social and Economic Sciences of the U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and its equivalents in the United Kingdom and France)。

针对全球学术体系内不平等的交流现象,为建立起更为横向、公平、团结的国际交流,以拓展多样性和国际跨领域互惠,巴西人类学协会在此提出以下要求,并呼吁所有有志于促进国际人类学知识多元化的团体,机构与个人实施以下方案:

1.避免认知开采主义【8】

● 所资助的海外研究必须引用当地语言的研究文献,以清楚地表明研究者了解本地学术界所做的工作;

● 表明外国研究者需要参与当地学术社群,比如通过参与研究生课程以开展研究的需求;

● 明确要求外国研究者将当地学者视为合作者而非信息提供者,并规范地引用他们的研究。

2.增加全球人类学知识的多元性

● 提供可以反映当代人类学国际多样性的课程,应扩大所涉作者及知识传统的范围,以避免不自觉地再生产由个别学术中心所控制的霸权范式;

● 学术期刊应发表来自不同国家的人类学家的文章;

● 期刊编委会的构成与方针应多样化,以确保视野、兴趣及风格的国际多样性。

里约热内卢,2020年11月6日

见译注【8】:开采主义(extractivism)指的是开采自然资源并在全球市场贩卖的经济行为,一般由发达国家主导。开采主义饱受批评:一方面它为开采国带来了可观的利益,促进了其在全球资本主义市场中的霸权地位;另一方面却不能履行改善被开采国家生活条件的承诺,甚至还造成一系列环境、社会和政治后果。此处的认知开采主义指的是利用他者知识来为本国服务。
图为开采主义在拉丁美洲切开的血管之一 :智利的亚纳科查金矿。图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Extractivism#/media/File:Yanacocha_Mine.jpg

《人类学理论》的支持.

作为《人类学理论》杂志及其姐妹博客《人类学理论公地》(Anthropological Theory Commons)的编辑团队,我们在此宣布:我们支持最近巴西人类学协会(Associação Brasileira de Antropologia)在第32届巴西人类学会议中通过的“拓展全球人类学外国学者及学生之信息采集与接受教育的多样性”的动议。我们共同承诺致力于:1. 避免认知开采主义(cognitive extractivism) 2. 增加全球人类学知识的多样性。

《人类学理论》的此次立场也可参见我们2016年重新发表的“定位理论”(“Positioning theory”)一文(Anthropological Theory 16 (2-3) 可以通过此链接免费访问)【9】 。我们呼吁人类学理论工作要“超越欧美方案的框架和局限”及其学术挪用。我们强调要将理论定位于正在进行中的将人类学去殖民化的斗争,并承诺本刊将致力于发表全球对话中的“人人共创理论”(“theory made by everybody”)。这意味着我们会继续确保我们的编辑部成员、审稿人和作者来自多元的知识背景,并能反映不同立场下的知识生产。

注释:

[1] http://www.portal.abant.org.br/mocoes/网页上2019/2020下第3条。

[2] 巴西利亚大学(Universidade de Brasília)和墨西哥大都会自治大学莱尔马分校(Universidad Autónoma Metropolitana – Lerma)教授。

[3] 巴西圣卡塔琳娜联邦大学(Universidade de Santa Catarina)教授。

[4] http://blog.wennergren.org/2021/02/motion-of-the-32nd-rba-diversify-information-and-education-about-the-global-anthropologies-of-foreign-researchers-and-anthropology-students/

[5] https://www.at-commons.com/2021/05/25/motion-of-the-32nd-rba-diversify-information-and-education-about-the-global-anthropologies-of-foreign-researchers-and-anthropology-students/

[6] 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退休教授,现已返居南美洲哥伦比亚。

[7]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教授,于美国和秘鲁两地居住和工作。

[8]   译者注:认知开采主义(cognitive extractivism)中的开采主义(extractivism)指的是开采自然资源并在全球市场贩卖的经济行为,一般由发达国家主导。开采主义饱受批评:一方面它为开采国带来了可观的利益,促进了其在全球资本主义市场中的霸权地位;另一方面却不能履行改善被开采国家生活条件的承诺,甚至还造成一系列环境、社会和政治后果。此处的认知开采主义指的是利用他者知识来为本国服务。

[9] https://journals.sagepub.com/toc/anta/16/2-3


特约编辑简介

赖立里,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医疗人类学家,亦专长于知识人类学。研究兴趣包括身体、日常生活和医疗实践。


译者简介
文彬,科学技术哲学研究生一名


特别致谢章邵增,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人类学与STS助理教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