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单 | 农政与食物研究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勤劳的农民通过双手劳作为社会供应了大量的粮食,可是为什么全世界还有大批的农民过着食不果腹的贫困生活?农民,这个在上世纪曾承载社会变革使命的群体,在当今为何面临组织的困境?本期的“农政与食物研究”书单,回顾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对农业和食品行业的研究,以民族志的写作方法,深入挖掘全球农业和农民的困境。

农政理论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出发,关心资本与农业生产者之间的隶属关系。如果说,资本在工业领域主要以雇佣劳动的方式进行积累,鉴于农业“靠天吃饭”风险,资本会以多样化的方式实现对农民的掌控。如《草莓田》这一经典的民族志体现了美国加州的草莓产业资本在20世纪60年代让生产倒退回佃农制度,但在80年代后则以“订单”农业的方式让种植者承担因行业波动而引起的债务包袱。在厄瓜多尔,农民在香蕉病毒席卷当地时,意识到资本只会收割利润,风险则由生产者承担,他们开始组织工会抵抗联合水果公司。在印度,转基因棉花号称能实现“高产”并减少农药使用,但农民在种植的时候发现第一年也许能有大丰收,但是从第二年开始就遭遇次生虫害。相比起有机棉农,转基因棉农面临的是“去知识化”的生产。农业雇工的处境则比小农更无助。在美国的农场,来自墨西哥山区的原住民处于农业雇工的底层,因长时间的田间劳作和恶劣的生活条件而饱受病痛的煎熬。那农民要摆脱资本的掌控,出路在哪里?这些研究表明,反抗的出路不是单纯发展有机农业,而更重要是要让农民成为有觉悟的主体。

资本除了通过在农业产业链上游控制种子、农药和化肥进行盈利以外,也在下游通过垄断流通和加工环节创造利润。农业食品公司还试图游说政府放松对食品的监管,这引发了消费者追求食物主权和食物正义的运动。如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反主流文化运动,结合女权主义、环保主义等理念,表达了对化学物的不信任,提倡对另类食物的追求。法国农民也通过打造地方风味的葡萄酒,试图摆脱寡头食品公司对零售行业的垄断。黑豹党则尝试克服另类食物运动的精英性,把反种族歧视的纲领纳入其中,成为在美国最早推动校园免费午餐的力量之一。这些农政与食品研究的民族志,探讨了资本在农业领域积累的复杂性,也呈现了反抗的复杂性。在当今中国“乡村振兴”的热潮下,如何使农民成为农业和农村的真正主人?这些文献应该有一定的启示性。

特约编辑 / 黄瑜(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
编译 / 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21级研究生“农政与发展研究”课:陈嘉骏、可微、商林娟、包包、追山追海、小豆、安歌、艾叶、海棠、沾、虫虫、芒种


草莓田

加利福利亚州农业中的政治、阶级和工作

米里亚姆·威尔斯

康奈尔大学出版社,1996年

当前,“草莓自由”俨然成了年轻人们用来调侃高生活品质的一个象征性表述。为什么草莓这么贵?这是米里亚姆·威尔斯的著作《草莓田:加利福利亚州农业中的政治、阶级和工作》回应的一个基本问题。威尔斯的田野点位于加州中部海岸地区的三块草莓产区,她发现草莓售价高昂的基本原因有两个,一是草莓的精致性使得劳动力无法机械化;二是草莓生产没有规模效应。

透过草莓田调查,威尔斯回应了20世纪80至90年代的一些理论趋势。首先,威尔斯质疑了资本主义发展轨迹的线性和必然性的概念。威尔斯发现草莓产业的工业化进程并没有迅速推进,反而在20世纪60年代末从雇工制倒退到租佃分成制(sharecropping)。这是由于美国劳工法律监管升级以及美国联合农业工人工会(United Farm Workers’union)的建立。她认为这种“封建式”的生产组织回归的现象暗示了在地政治可以改变资本主义的发展轨迹。其次,威尔斯拓展了布洛威的观察,即阶级政治经常可以发生在车间之外的领域,她特别强调法律对于重塑阶级关系的作用。在租佃分成制下,佃农对生产和分配的控制越来越少,以至于有佃农因分配不公起诉土地所有者,导致之后分成制被法律禁止。随后,地主联合一些中介机构则通过“合作伙伴”(partnership)方式来隶属生产者,给予后者资金和市场准入。可是,土地所有者却很少将所涉及的风险告知这些新种植者,随着草莓行业波动,这些新种植者可能会倒闭并背上沉重的债务。最后,威尔斯反思了当时兴盛的政权理论(regime theory),她拒绝一些学者给契约农业的定性,即认为契约农业已经与工业一样,变得“后福特主义”、更灵活、更少泰勒主义。在威尔斯看来,契约农业并不意味着更少的剥削。作者米里亚姆•威尔斯是斯坦福大学历史学博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名誉教授。

在国家和资本的阴影下

1900-1995年厄瓜多尔的联合水果公司、民众斗争和农业重组

史蒂夫·斯特里弗勒

杜克大学出版社,2001年

厄瓜多尔直到今天依旧是世界上主要的香蕉出口国,这一重要地位和其国内的联合水果公司及其种植园有着密切的关系。种植园作为一块宝贵的飞地,无数的为香蕉生产的工人在这里劳动,他们在生活日趋不稳定时为争取更多的利益组织工会与资本家抗争,甚至推动了土地改革。

书中详细介绍了种植庄园、联合水果公司以及厄瓜多尔农民之间复杂的百年历史纠葛。联合水果公司初期利用农民的性别身份建立稳固的劳动关系,尤其重视男性劳动力,并建立了一个具有一定自治空间的社区。但是由于巴拿马病毒席卷本地,农民原有的利益丧失、生活日趋不稳定使其自我意识与政治意识逐渐觉醒,妇女地位上升并带有了政治意味。这让原本公司与劳工之间的共生关系瓦解,自此原本追求稳定生活的农民变得具有抗争意识。他们组成工会利用国家功能的弱点对这个强大的跨国公司发起反抗,试图击垮该公司并获得土地自我谋生。利用各种国家机构输出自己的主张,也成功从联合水果公司手中拿走了大量的土地。

运动发展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厄瓜多尔与殖民改革研究所的建立却成为了一个转折点,研究所的建立让政府官员在本地区的运动中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且他们与资本家们相互勾结,在此基础上将原来失去的土地从农民手中再度抢了回来。这次资本家改变了雇佣关系也成功遏制了组织大工会的苗头。

纵观整个国家权力、农民斗争和资本扩张的过程,不得不承认资本对厄瓜多尔农民的统治与剥削一直存在,只不过根据整体形势在具体表现上有所不同。

作者以历史学的纵向研究和民族志研究相结合展现了一独特视角:土地改革的过程并不单纯受全球资本主义扩张这一外界因素驱动,而国内农民、工人的政治斗争和阶级冲突也是一个需详细考察的推动力。所以,作者在本书中对“阶级”的重视也十分可贵。

史蒂夫·斯特里弗勒的主要针对拉丁美洲研究,在耶鲁大学、北卡罗莱纳大学和西北大学担任博士后研究员,研究重点是拉丁美洲和拉丁美洲移民到美国相关领域。

培养知识

生物技术、可持续性与印度棉花资本主义造成的人类代价

安德鲁·弗拉希斯

亚利桑那大学出版社,2019年

对于农民来说,一颗种子是一个无法收回的选择:农民在种子生长的过程中对它们进行照顾,希望它们能带来产量、利润和美好的生活。

在南印度的泰伦加纳邦,关于种植哪种棉花种子这个看似简单的决定,已经成为关乎农业未来的两个相互排斥的观点的中心:转基因棉花还是有机棉花?通过人类学的细节描写、生态知识的讨论和深刻的历史回溯,作者揭示了新技术对农民产生的“去知识化”的影响。转基因棉花号称能实现“高产”并减少农药使用,但农民在种植的时候发现第一年也许能有大丰收,但是第二年开始就遭遇次生虫害的困扰,但他们发现多年的种植经验对于掌控转基因种子的规律并没有太大帮助,因为种子的知识是掌握在研发人员手里的。相反,种有机棉的棉农尽管单产会比转基因棉花低一些,但是每年的产量基本能保持稳定,而且他们能通过农耕劳作积累经验和知识。本书表明,农民在评估新技术和新选择时,并不进行简单的成本效益分析。他们对发展的评价是基于对社会意义、绩效、经济和个人愿望等因素的复杂计算,这些因素促进了诸如奖学金、村里的设备、学费、土地改良项目和公共基础设施等社会经济的回报。只有了解这种复杂的关系,我们才能理解可持续农业。

本书的作者安德鲁·弗拉希斯(Andrew Flachs)目前是普渡大学人类学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食品和农业系统、转基因作物、传统种子和人类的微生物组。

鱼粉革命

洪堡水流生态系统的产业化

克里斯汀·温特斯汀

加州大学出版社,2021年

在南美洲的太平洋沿岸,从深海升起的冰冷海水混杂着丰富的营养物质,形成了作为世界上最高产的海洋生态系统之一。上升的洪堡洋流带来的大量的浮游生物使得数量庞大且油脂丰富的凤尾鱼群聚集在此。20世纪50年代末,秘鲁和智利成为两个最主要的工业捕鱼国家,但他们出口的主要产品不是生鱼片或者是适应快餐文化的鱼罐头,而是以浓缩蛋白质形式出现的、由被粉碎的凤尾鱼制作而成的鱼粉。秘鲁-智利沿岸的工业化,将数量众多的鱼类转化为动物饲料的关键成分-鱼粉,推动了二战后席卷美国和北欧养殖业的革命。鱼粉带来的动物养殖业的繁荣,为的是满足北方富裕消费者对肉类日益增长的需求,一场全球范围内的蛋白质革命正在发生。

在1950年至1977年期间,随着世界渔业的发展,新技术的应用和传统渔场的扩大,人类从海洋生态系统中提取生物量(biomass)的速度呈指数级增长。渔业工业化的第一阶段发生在北海、北大西洋和圣墨西哥湾之间。在第二阶段,随着制冷技术的发明,欧洲、日本和俄罗斯的长途拖网渔船成为典型。20世纪中叶的“蓝色革命”改变了全球海洋捕捞状况。伴随着声纳、回声探测等技术的应用,人类探测、观察和提取水下资源的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渔业工业化的第三阶段以科技创新为动力,向饥饿的消费者们,无论是人或是动物,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廉价鱼类蛋白质。而不起眼的凤尾鱼在经历了20世纪60年代在秘鲁和智利北部迅速扩张后,成为“世界历史上被开发最多的鱼类”。然而1972年,当厄尔尼诺现象导致的温暖海水流入洪堡地区,大量的凤尾鱼死亡,随之而来的渔业崩溃严重扰乱了全球海洋蛋白质的流动,影响了遥远市场的农民。没有了凤尾鱼,供应鱼粉和鱼油市场几乎一夜之间就干涸了,给签订合同的经纪人造成了严重破坏。据估计,在世界上35%的陆地农牧业产出中,海洋生态系统和沿海社会一直是工业食品网的主要营养供应者。

在全球化背景下,南美洲渔民的日常生活与全球畜牧业市场紧密联系,”鱼粉革命 “在肉类消费的增加和为满足消费而增加的动物饲料鱼粉生产之间建立了重要联系。作者通过对于这种来自海洋的动物饲料的历史追踪,生动地重建了海洋模式和海洋资源开采对洪堡海流生态系统、秘鲁和智利的经济发展以及全球畜牧业的影响。秘鲁和智利努力应对环境不确定性的挑战及其潜在的破坏性影响的同时,也尽最大限度地从海洋中获取最大利益。作者在书中对塑造全球食品工业的科学和政策进行了重要的历史和批判,通过对于物种和空间之间不断变化的关系的细致描述,试图帮助我们理解全球食物系统的动态和脆弱性。

《鱼粉革命——洪堡水流生态系统的产业化》一书曾获得2022年拉丁美洲研究协会(Latin American Studies Association)布莱斯伍德图书奖荣誉奖(Bryce Wood Book Award Honorable Mention)。本书作者克里斯汀·温特斯汀(Kristin A. Wintersteen)在杜克大学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目前从事现代拉丁美洲、环境历史和全球食品研究。

分裂的烈酒

龙舌兰酒和梅斯卡尔酒的生产政治

莎拉·鲍恩

加州大学出版社,2015年

食品和饮料正成为越来越受欢迎的社会学研究主题,是检验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的复杂过程的极好实证材料。处在当代国际贸易体系中的农产品,往往呈现了传统形式的农业和制造业如何被相互交织的国家政策、全球力量和跨国公司所改变和影响。

在《分裂的烈酒:龙舌兰酒和梅斯卡尔的生产政治》一书中,鲍恩讲述了龙舌兰酒(tequila)和梅斯卡尔酒(mescal)这对龙舌兰姐妹如何“分道扬镳”的故事,其中一种被工业化的农业食品体系所利用,另一种为了支持墨西哥土著农村生计而努力保持“原汁原味”。作为较早拥抱世界市场的地方特色酒品,龙舌兰酒的生产标准与质量标准在DO(原产地名称)标准创建之前就为跨国公司所主导。食品工业的全球力量以多种手段消解龙舌兰酒DO标准提出的“风土”要求,龙舌兰酒与墨西哥本土风味也渐行渐远。而她的姐妹——梅斯卡尔酒则较多地保留了墨西哥“原汁原味”的生产方法,也维持了不同地域的独有风味。不同于龙舌兰酒原料的工业化种植,生产梅斯卡尔酒原料的农民运用古老的生态农业理念成功抵御单一栽培导致的大面积病虫害。更为重要的是,积极的小生产者联合零售商通过抗议施压的策略保护梅斯卡尔酒的生产标准——他们成功地挫败了跨国公司将“agave”(龙舌兰)这个词限制在现有的原产地名称中,以及禁止在瓶子上标注生产中使用的龙舌兰百分比的政策议题。多方合力下的梅斯卡尔酒获得了部分的发展空间,但来自政府的对蒸馏酒的监管压力已迫在眉睫。

这个故事将墨西哥几百年的历史与现代化、发展和全球化项目交织在一起,然后穿透这个故事,到达全球市场和新自由主义时代食品和饮料生产的政治,以及它们对小生产者的影响。龙舌兰酒和梅斯卡尔酒都受益于DO,但与每种酒相关的生产政治和治理揭示了这对姐妹通往现代生产的充满争议的道路。这本书细节丰富,内容翔实。作者还提供了许多地图和照片来说明龙舌兰酒和梅斯卡尔酒生产的关键步骤,读来引人入胜。作者是莎拉·鲍恩(Sarah Bowen),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系教授。

新鲜的水果,破碎的身体

美国的移民农场工人

塞斯·霍姆斯

加州大学出版社,2013年

在《新鲜的水果,破碎的身体:美国的移民农场工人》一书中,塞斯·霍姆斯(Seth Holmes)揭示了市场力量、反移民情绪和种族主义如何破坏健康和医疗保健。塞斯-霍姆斯的材料是直观而有力的,他和他的同伴们一起非法穿越沙漠从墨西哥进入美国亚利桑那州,在工人被驱逐前,塞斯-霍姆斯和他们一起被关进了监狱。他与墨西哥瓦哈卡山区的原住民家庭在美国的农场劳工营一起生活,种植和收割玉米,采摘草莓,并陪同生病的工人去诊所和医院。具身化的研究让作者能够通过身体体验、身体感受去理解和展现墨西哥移民的斗争、痛苦和坚韧。

塞斯-霍姆斯发现农场行业存在非正式的隔离和等级制度,白人或亚裔工人的工作最轻松,有更多的尊重,更多的经济保障以及更好的健康。下面是在美国出生的拉美人和混血的墨西哥人,最底层是米斯特克人,然后是墨西哥特里基(Triqui)人。这个连续体反映了更广泛的政治、经济和种族等级制度。全球经济的改革影响了美国的农民,使得新鲜水果价格越来越低,农场工人工资停滞不前,而工人的健康也因为长时间在田间劳作和恶劣的生活条件而迅速恶化。移民工人还遭受着反移民情绪和种族主义的压迫,健康严重受损。医生们将健康问题归咎于移民自身的文化和行为,对受害者进行指责,但忽略了社会结构的问题。因此,在社会结构层面中理解墨西哥特里基人的痛苦和身体疾病是具有反动意味的。塞斯-霍姆斯是一位文化和医学人类学家、医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副教授。

农政之梦

加州有机农业的悖论

朱莉·古斯曼

加州大学出版社,2014年

《农政之梦:加州有机农业的悖论》一书中,朱莉·古斯曼(Julie Guthman)指出,在一个食品政治不断升级的时代,许多人认为有机农业才是农业的答案。人们普遍将有机农业描述为与“工业化”农业相对的小规模家庭农场,古斯曼对此进行了反驳。她认为自淘金热(gold rush)以来,加州的农业,是致力于朝最大利润发展的,其耕种的作物随市场需求而做调整。例如加州早先是种小麦,为那些淘金者及靠金矿业吃饭的人提供粮食。然而当东西铁路开通,有冷冻车厢,各种更廉价的生鲜食品可从东部运过来之后,加州也开始火热地投入到果树栽培。尔后,在外来移民愈来愈多的情况下,农地又大多转为建房屋及购物中心。

她还从土地租金的角度对有机认证的功能进行分析,认为由于认证费用提高了土地的价值,继而增加了有机生产的成本。在提高“经济生存能力和可持续的利润率”的号召下,该认证将有机农业最早的农业生态性、多样性、公平性和规模限制原则减至最少,使从常规农业转换为有机农业变得更加困难。它失去了最初的承诺,即建立一个可以养活我们所有人的替代性和可持续的粮食系统。因此,目前在加州出现的大型、集中式、高价值的有机农业,依古斯曼看来,也只是加州特有的农业资本主义的衍生。由此看来,她认为有机农业,不但未能跳离“资本主义逻辑”,反而是回过头来复制了它原本要反对的东西。

古斯曼是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社会科学教授,她是《限制体重—肥胖、食物正义与资本主义的局限性》(Weighing In:Obesity, Food Justice, and the Limits of Capitalism)的作者。


食品政治

影响我们健康的食品行业

玛丽恩・内斯特尔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

每天一片维C能美白?吃代糖不升血糖且抗老?睡前喝红酒能抗癌?网络上为何充斥着如此丰富的饮食建议?我们又该如何甄别?

在《食品政治》一书中,作者玛丽恩・内斯特尔(Marion Nestle)通过梳理50多年来食品工业对公共与私人领域的干预,揭示了食品工业如何利用自身的经济力量不断对美国国会和营养专家游说,以过滤不利于自身食品销量的专业信息,从而导致公众对健康饮食的认识越来越混乱。在当今美国的政治舞台上,食品工业的表现丝毫不逊于其他行业,甚至更强。所谓“食品政治”,也就是饮食和健康的政治化,食品工业往往将股东的需求置于公共健康的考虑之上,书中展示出食品工业为刺激需求并获得更大利润所进行的操作包括:1.淡化政府的饮食建议(将所有的食物都标为”健康饮食”的一部分,通过多吃而不是少吃某类食物来维持健康);2.收编政府人员和营养专家;3.将目标用户扩展到儿童(甚至不必等到儿童进入学校后再开始营销,而是通过电视接触到儿童,或向公众宣传配方奶比母乳更可取);4.使政府放松对膳食补充剂的监管;5.发明科技食品(如声称低脂饼干、强化锌谷类食品、补充维生素的糖果等技术食品可以改善健康)。因此,随着饮食建议者被商业利益收买、政府放松对食品健康声明的监管以及食品被简化为营养物质的集合,消费者面对各类食品也渐渐难以做出明智的选择。

作者玛丽恩-内斯特尔是1988年美国卫生部长营养与健康报告的编辑,目前在纽约大学营养、食品研究和公共卫生系工作,从事食品政策和政治方面的研究。

助长危机

美国食品安全网中的关怀和抛弃

玛吉·狄金森

加州大学出版社,2019年

美国的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以前称为食品券(food stamp),是为穷人家庭提供食品经济补贴的社会福利形式之一。那么,它是否能够解决日益严重的粮食不安全问题?在《助长危机:美国食品安全网中的关怀和抛弃》一书中,玛吉·狄金森(Maggie Dickinson)明确地给出了答案:“我们没有解决日益严重的经济不稳定和不安全感的危机,而是在助长它。”这种危机是如何不断膨胀的呢?狄金森在实地调查中发现了有关SNAP的问题,粮食援助的申请需要与一份低薪工作捆绑在一起,没有工作的人将享受社会福利所带来的的“惩罚”,而有机会获得低薪工作的人强化了资本剥削的力量。报道人吉米便陷入了这样的困境,他在多次失业后,开始考虑参加清理公园的福利工作计划,以便申请SNAP,但每周28小时的收入与一般正式员工每天八小时的收入一样多,这让他了解到这个项目的剥削是多么严重。SNAP加剧了人们之间的不公平,同时也加重了饥饿家庭的负担,成为了助长危机的驱动力之一。狄金森以跨学科的方法,完成了这一批判性食品研究的民族志,记录了八个处于美国援助计划网络中的家庭事例,讲述了他们与美国“饥饿政治”抗争的过程,揭示了性别、劳动力市场、志愿劳动与粮食援助计划之间的关系,并对如何结束危机的可能性进行了反思,提出了改革粮食援助的分配、利用社会组织、保障公众工作权等建议,以期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狄金森教授拥有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人类学博士学位,其专长是典型的跨学科食品研究。

食欲的变迁

反主流文化如何挑战食品工业

沃伦·贝拉斯科

康奈尔大学出版社,2014年(第二版)

反主流文化是如何向食品工业发起冲击的?这是一部发人深省的先驱性著作。作者沃伦·贝拉斯科将20世纪下半叶的饮食变革与社会运动联系,阐述了20世纪六十年代的反主流文化运动是如何引发了民众对其日常饮食的进行反思,并且对现有的食物生产工业体系产生质疑,促使饮食的运动和变革。

从1966年起,贝拉斯科开始关注一个关注健康食物的嬉皮士群体。这个群体向人们分发免费的食物,提醒人们注意到自己吃的东西,提倡自己种植食物,因为安全健康的食物能让人变得更加高尚,对环境也更友好。

贝拉斯科有意识地将女权主义、环保主义、有机农业健康意识等一系列“叛逆的声音”纳入了讨论。这些声音以另类食物为意识形态,表达了对化学物与技术的不信任,强调恢复自然、社区和传统的神圣性,鼓励小农与有机生产,以及强化社会基层建设的意识。文化的叛逆带来了新的食物方式,推进了社会变革。在这一发展过程中,贝拉斯科以生动的历史叙事和文化分析展现了一代人的意识形态的转变。

当天然食品越来越受到欢迎时,“跟着钱走”的市场规律开始发挥作用。贝拉斯科同时记录了美国资本如何将“另类食物”进行商品包装。健康食物与食品工业合流,创造了新的“主流”的故事,如格兰诺拉麦片(Granola)、草本茶(Herbal tea)成为了可盈利产品;素食主义(Vegetarian)与纯素主义(Vegan diets)开始普及,有机食品(Organic food)增长——他将其称为“健康利润”。

贝拉斯科肯定了反主流文化对于民众食物意识提高所起的作用,但他并不乐观。他也指出反叛文化并未带来一场浩大的社会革命,反而加固了资本主义根深蒂固的系统。食物不足并没有成为推动重大政治变革的主要纲领。不过,他依然选择拥护反叛价值观,将变革的希望放在延续该价值观的下一代身上。作者沃伦·贝拉斯科是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美国研究的教授,其著作有《未来之餐:食品的未来历史》(Meals to Come: A History of the Future of Food )。

地方的风味

食物风土人情的文化探寻

艾米・特鲁贝克

加州大学出版社,2009年

在时代当下,超市货架上的食物逐渐被单一化的食品企业寡头支配,食物变得来源不明,因此对于食物来源的关注尤为必要。在这本书中,作者Amy B. Trubek关注食物味道(taste)与其来源地(place)之间的关系,借用19世纪法语词典中的“le goût de terroir”一词,将其解释为“生长于特定土地的作物所具备的独特味道或气味”,认为对食物与来源地之间联结的强调已经演变为法国人的文化共识。这一观念不仅孕育着法国的葡萄酒文化,传入美国之后,对美国的农业与烹饪实践也产生了影响。

作者走访了法国波尔多葡萄酒的不同产区以及美国多地,将法国与美国文化观念进行对比,通过民族志式写作讲述了六个关于食物味道与来源地关系的故事。例如第二章介绍了法国的l’affaire Mondavi运动,即罗伯特·蒙大维酒厂在朗格多克地区打造一款本地风味的葡萄酒,赋予这一地区以独特的文化重要性;第五章则介绍了美国佛蒙特州“新鲜食品网络”组织(Vermont Fresh Network),一个在农民和厨师之间结成的小型非营利伙伴关系组织。他们在扩大农民销售市场的同时,帮助消费者食用到更多本地种植的食物,本章也探讨了美国20世纪60年代的“回归土地运动”(back-to-the-land movement)对于发扬本地风味的重要性。

我们对于食物的获取与感知正越来越多地受到现代资本支配,食品工业通过制造特定的口感来赚取利润,而多样化、健康的食物在主流的食品工业体系下难以获得。法国和美国面临着同样的危机——地方生态农业在萎缩,农业被整合进庞大的工业部门之中,食物分销和零售链条被寡头食品公司垄断。因此,本书不仅帮助我们重建关于地方农业的价值认知,而且引发我们对于现代食物工业体系的反思,我们应当转变成全球化食物体系中有自主性的生产者与消费者。这本书对于当下中国同样有着启发,例如“一村一品”项目的开展,如何在保护地区多样性物种的同时,以生态友好的方式带动地区经济发展,恢复农民与消费者的食物主权,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并为之努力。

作者艾米・特鲁贝克是佛蒙特大学营养与食品科学系的助理教授,曾任教于新英格兰烹饪学院。

不仅仅是食物

食物正义和社区变革

加勒特·M·布罗德

加州大学出版社,2016年

民以食为天,食物一直以来备受人们关注。布罗德在本书中关注食物,但不仅只是关注食物,而是将议题延伸到与食物系统相连接的社会、经济和种族不平等。食物是如何作为一种生产力来促进当地社区的社会正义?有效的社区行动将如何推广更广泛的变革议程?是什么因素限制了食品正义运动的发展,未来几年如何加强其力量?是其主要探讨的问题。

他在书中展示了工业化农业如何通过生产和销售深加工食品来加剧社会不平等。黑人生产者和消费者在食物链上缺乏主动权,白人资本控制垄断食物体系,导致富人越富穷人越穷,加剧了种族之间的不平等。作为回应,以低收入有色人种社区为基础的食物正义活动家已经制定了基于社区的解决方案,他认为城市农业、营养教育和与食物相关的社会企业等活动可以推动系统性的社会变革。CSU(Community Services Unlimited),一个由南加州黑豹党发起的非营利性食物正义组织和它的附属机构,将食物作为一种独特的工具,通过讲故事和与学校、媒体建立联系以及鼓励青年行动者认识到食物不公正的系统性和地域性,从而建立批判意识,发展替代机构,促进经济发展,并在那些长期受到食物系统不公正待遇的人中培养使其健康和幸福的技能。CSU的行动正是基于黑豹党打击种族主义以及压迫性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为美国黑人争取公正待遇,试着从大众组织和社区节目规划来造就革命性的社会主义,在黑人社区提供穷人小孩免费早餐、给予社区民众政治教育。他们希望一点一滴地改变人民想法,并赋予他们力量。

以社区为基础的食物正义组织为种族、社会和食物系统提供了独特的可能性,此外本书对食品正义、社区变革、非营利性工作、城市研究以及种族不平等研究等提供了一定程度上的参考意义。

本书的作者加勒特·M·布罗德是纽约市福特汉姆大学传播与媒体研究系的副教授,他的大部分工作都集中在当地和全球食品系统上,他探索了食品如何最好地促进改善社区健康、环境可持续性以及动物的权利和福利。

Reference:

Belasco, W. J. (2014). Appetite for change.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Broad, G. (2016). More Than Just Food. In More Than Just Food.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Bowen, S. (2015). Divided spirits: Tequila, mezcal, and the politics of production (Vol. 56). Univ of California Press.Dickinson, M. (2019). Feeding the crisis: Care and abandonment in America’s food safety net (Vol. 71).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Flachs, A. (2019). Cultivating knowledge: biotechnology, sustainability, and the human cost of cotton capitalism in India. University of Arizona Press.Guthman, J. (2014). Agrarian dreams. In Agrarian Dream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Holmes, S. M. (2013). Fresh fruit, broken bodies. In Fresh Fruit, Broken Bodi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Nestle, M. (2013). Food politics. In Food Politic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Striffler, S. (2001). In the shadows of state and capital. In In the Shadows of State and Capital. Duke University Press.Trubek, A. B. (2008). The taste of place. In The Taste of Plac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Wells, M. J. (1996). Strawberry fields: Politics, class, and work in California agriculture.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Wintersteen, K. A. (2021). The Fishmeal Revolution. In The Fishmeal Revoluti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相关阅读

#获取劳动结书单#…

海鲜女的码头江湖

边缘驯化——关爱农作物野生近缘种及谱系

饮食之道:与安娜玛丽·摩尔对谈

哲学人类学 | 饮食之道(上)

哲学人类学 | 饮食之道(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