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产业的旧工作?电动汽车工厂工人劳动条件初步调查

自2015年美国环境保护署责令下的大众汽车召回事件后,新能源汽车迅速成为了全球资本市场的宠儿,马斯克和特斯拉也被推上了神坛。认定科技和资本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马斯克主义”能否逃脱马克思对资本和剥削的论断 ?或者起码翻新劳动和劳动控制的形式?面对这些问题,本文对珠三角地区电动汽车工厂工人劳动条件进行了初步调查。作者车间侠发现,电动汽车厂的工人虽然工资较高,但仍受制于派遣工制度和夸张的加班时长,工人劳动过程被严格监视,劳动纠纷的申诉渠道受阻,更有“欠班”等野蛮的制度。如此一来,虽然因全球资本的流向和国家扶持绿色新能源的政策,但新产业的劳动控制并无新事。格雷伯曾在“飞行汽车”一文里质疑资本主义倾向收割廉价劳动力而非真正鼓励创新。本文是故事的另一面,技术和资本的结合下,工人和“人矿”的距离无限趋近,在上海疫情中的特斯拉的闭环工厂里,在疫情后不断招工的珠三角电动汽车产业中。
当然,本文也只是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系统的调查出现,无论是否同意以上的推论。关于工厂人类学,进一步阅读:

康乐村女工(下)
共有的翅膀:残障者的身体与劳动
短波实验丨韩国工伤运动史、三星劳工抗争与疫情下的劳权五一 国际 劳动 人类学(https://tyingknots.net/2022/05/international-workers-day/)


作者 / 车间侠编辑 / YL

研究背景
近年来,中国电动汽车产业依靠政策鼓励、价格优势等条件发展迅速。根据《全球电动汽车展望(2022)》报告【1】 ,即便供应链受到疫情影响,2022年全球电动汽车的销量较去年相比仍翻了一番,数量达660万量。其中,中国电动汽车销量占全球销量增长的一半,达330万量,居全球第一【2】 。根据定义【3】 ,新能源汽车主要分为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和氢燃料电池汽车。广泛分布的新能源汽车工厂主要位于长三角和珠三角,汽车生产普遍实现半自动化,劳动生产率得到提高。国务院《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4】 大力倡导新能源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以应对气候变化,减少石油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得到支持的同时,汽车工人的劳动条件和工作质量如何呢?本报告通过走访4家主要生产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工厂,以访谈和问卷的形式对汽车工人的劳动状况进行记录,试图初步了解电动汽车行业一线工人的具体情况。

马斯克 vs 马克思,图源:‍yurtgazetesi.com.tr/dunya/elon-musk-marx-bir-kapitalistti-h97714.html

研究方法

本次研究地点为珠三角地区的广州和肇庆,走访了私营、国营、中日合资等四家主要生产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工厂,通过面对面访谈和问卷的形式进行调研,共搜集到50份有效问卷和5份详细访谈资料。

研究结果报告

1.  电动汽车行业一线工人多为年轻男性,高中以上学历的较为普遍


表1:50份问卷中男女占比情况


表2:50份问卷中工人年龄占比


表3:50份问卷中工人的受教育程度


表4:50份问卷中工人工作时间安排

由表中的抽样数据可知,电动汽车行业偏向于雇佣高中以上的年轻男性。在和工友的访谈中得知,一线工人的岗位基本为零配件,冲压,焊装,涂装和总装等技能性岗位,并且90%的工人两班倒工作制,即白班和夜班交替。虽然工厂也雇佣一些普通操作工,由于汽车行业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特点,整体上看,电动汽车工厂对工人的体能、年龄、专业素养等要求较高。

2.劳动合同签订率高,大部分工人收入中等偏上

表5:50份问卷中工人劳动合同签订情况

表6:50份问卷中工人月收入

从上表可知,90%的工人有劳动合同,月收入5000-6000元的工人占比达38%,月收入6000-7000元的工人占比达22%,属于受访者中的多数。工友表示,工资的差异主要是因为岗位不同,劳动强度和工作密度不一,工人个人技能的高低等因素所致。

对于收入,根据广东省统计年鉴2022【5】 ,“按收入五等份分组的全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21年,年收入为40839.11元的为中等收入户,年收入为60156.03元的为中等偏上户。由此比较,所搜集的50份问卷中汽车工人月收入5000元以上达84%,为中等偏上的收入。

此外,根据访谈得知,刚进厂的工人多为派遣工,经过三个月,半年或一年的考核之后才能转为正式工,正式工与工厂签订劳动合同,派遣工和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无论是正式工还是派遣工,均有五险一金,购买基数为最低工资,但对于其他福利,如年终奖,派遣工领取的金额更低。访谈的五位工人其中四位表示年底有13薪,还有一位表示有年终奖。

3.加班是普遍现象

表7:50份问卷中工人每日加班时数

受访工友表示,签订的劳动合同写明八小时工作制,但加班仍是普遍现象,月加班基本为50小时,若不加班,工资相对较低。《劳动合同法》规定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但月收入6000元以上的工友,一个月加班基本超过60小时。工友说,受疫情影响,加班时数不一,50份问卷中60%左右的工友工作日加班2-3小时。但对于什么季节是加班的高峰期,未从工友口中了解到确切的情况。除了加班时数导致收入的差异外,汽车厂类型的差异、汽车售价的不同,工作岗位的不同是否也会导致工人收入高低不一,值得进一步探讨。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期间,为应对订单不稳定现象,工厂普遍采用“欠班”制度,即没订单时给工人放假,记下工人的放假天数,订单恢复时安排工人补班。工人抱怨说大部分补班会安排在周六或高温假期,这样,自己周末上班不仅没了二倍工资,原有的高温假期也没了。如果欠班补不回来,年底时13薪还会被扣减。“欠班”制度不仅减少了工人的加班费,还占据了工人的福利假。根据人社部《妥善处理疫情期间劳动关系的通知(2020)》5号文 ,对于实行标准工时制的企业,安排员工补足疫情期间调休的工作时间并不符合法律规定。可见,“欠班”制度并不合法。

4.食宿

调研的四家电动汽车厂均包住宿,宿舍为四人间,水电费均摊。国营工厂的工友说他所在的厂工人如果是技术员以上,可住两人间。对于三餐,两家中日合资工厂给工人发饭补,金额为300-500元/月不等。私营工厂包中晚餐,另一家国营工厂给早班的工人包早中餐,给晚班的工人包晚餐和宵夜。

5.职业安全健康检查

表8:是否有职业安全健康培训

表9:工人离岗前体检情况

在搜集的50份问卷中,90%的工人接受过职业安全健康培训,80%的工人离岗前有职业健康检查。在访谈到的5位工友中,有4位表示工厂的体检基本每年一次。其中一位反应说他所在的厂有一位工作十年左右焊接岗位的工友体检查出尘肺病,最后厂里把他调离了焊接岗位到园区做保安。有工人说他目前体检无异常,但由于在涂装产线工作,车间充满刺鼻的化学材料味道,非常担心身体健康会受到影响。还有工友说他工作的车间噪音太大,造成耳朵听力下降。

6.离职

调研的四家工厂的工友均表示,工人主动离职的较少,绝大部分是被迫离职,被裁的工人在谈判中处于弱势地位。

一家中日合资工厂的工友说他所在的工厂自2017年起因管理层变更,人员管理方案经过调整后,已经辞退3-7年工龄的员工100多人。工厂按照工作一年赔偿0.8个月工资的基数赔偿给被裁员工。另一家中日合资企业的工人说,他所了解到有一名工人被裁是因为工作中操作失误给公司带来损失,那名工人离职时仍拿到了部分赔偿金。

国营电动汽车厂的工人表示,近年工厂电动汽车订单数量增加,工厂自2021年底开始一直在招工,未听说工厂裁员的问题。

对于所调研的私营汽车工厂,工人表示工厂虽在招工,但是国际运营部门的员工仍被解雇了50%,公司给被裁者支付了N+1(即工作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加上一个月代通知金)的经济赔偿金。工友说这些员工被裁的原因是海外电动汽车购买量受疫情影响降低,公司调整了发展方向。此外,工友说,工厂被曝关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毁约20名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就业协议,最终给予了每名被毁约者5000元的毁约赔偿金。

可见,对于被裁的电动汽车厂工人,其在谈判中仍处于劣势地位。工厂可以按法律规定的“工作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加上一个月代通知金即(N+1)”的标准赔偿给工人,也可能只支付法定经济补偿金的0.8倍。

分析和讨论

1. 电动汽车行业自动化对工人就业造成的影响

收集到的50份问卷中,78%的工友表示其产线已实现半自动化。其中一位中日合资厂的工友表示,他所在的焊接岗位随着焊接工序的全自动化生产或半自动化,整条生产线上工人人数大量减少,他预计某些产线工人人数将只保留二分之一。

表10:产线自动化程度

电动汽车行业对工人技能的要求似乎将使大部分“低学历、低技能”的工人被淘汰。但未来一段时间内全自动不能百分百覆盖生产的情况下,产业升级是否会导致劳动力市场上汽车行业技术工种岗位缺工,电动汽车厂自动化后流水线工人的待遇会有哪些变化,厂线的自动化程度是否在工厂不同部门间存在差异,对工人而言在工作场所中有哪些新的挑战,这些都值得进一步讨论。

2. 工人劳动过程被严格监视

访谈的5位工友均表示操作间安装了严密的摄像头,管理层表示摄像头是用于追究生产过程中的责任。实际上,工人的劳动过程也处于严格的监视之中。流水线上两班或三班倒的时间安排使整个流水线都处于“不停歇”的状态。为提高产量,工人加班是常见现象。在提高产量降低成本实现利润最大化的生产模式下,工人的工作过程必然充满高强度和紧张的节奏。实现生效效率的最大化必然通过严密监视工人的劳动过程来实现。

3.解决劳动纠纷的渠道受阻

对于工作中的一些纠纷,如:争取津贴、休假、绩效等权益,工友基本只有向上级反应或投诉到劳动行政部门的渠道去申诉。工友说有些能得到解决,有些不了了之。一位中日合资汽车厂的工友表示他所在的厂设有工会,几年前进厂时还听说过集体谈判制度,但如今工会发挥不了任何作用。工会除了给员工发点福利之外,不但解决不了员工权益诉求,投诉的员工还会被“约谈”,工资和晋升都受到影响。由此可见,现有的机制并不能有效保护工人的合法权益,工人维权和申诉的渠道受阻。

总结

通过本次调研可知,相比于其他劳动密集型行业而言,电动汽车行业似乎更早实现生产过程的自动化,其青睐于雇佣年轻的男性劳动力,对工人的技能和年龄也有更高的要求。

2022上海疫情期间,特斯拉停产后闭环复工,曾引起相当争议,图源:https://mp.weixin.qq.com/s/zfGvq-vI224fJNZyPNAUCQ

或许对工人而言,相对高的收入是吸引其进入这一行业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即便工人有技能优势,刚进厂时也只能是派遣工身份,其自身的技艺似乎不能直接提升其在劳动力市场或在工作场所中的议价能力。相对较高的收入仍然是通过极高的工作强度和超长的加班时间换来的。雇佣年轻男性暗证着这一行业对体力的要求,覆盖较广的职业健康体检也意味着工人承受着高职业病风险。

在未来几年内,电动汽车行业发展前景依然可观,国家倡导“绿色”、“节能”、“碳中和”的产业发展理念都为这一行业的继续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在产业升级的同时,企业得到补贴和支持,对于生产环节中不可缺少的人力资源,工人的劳动条件和工作质量会得到提升吗?这一行业对工人学历和技能的要求是否意味着这些工人更具有不可替代性呢?既有的维权机制不能有效保护工人合法权益的情况下,工人是否会探索其他的维权方式呢?相比于传统的汽车厂,电动汽车厂工人的劳动状况有哪些差异?以上这些问题留待进下一次跟进。

Reference:

【1】GlobalElectricVehicleOutlook2022.pdfhttps://iea.blob.core.windows.net/assets/ad8fb04c-4f75-42fc-973a-6e54c8a4449a/GlobalElectricVehicleOutlook2022.pdf
【2】2022新能源汽车产业报告:全年销量有望破600万辆,造车新势力欲凭研发超车 (baidu.com):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48906607482905358&wfr=spider&for=pc【3】https://documents1.worldbank.org/curated/en/333531468216944327/pdf/612590WP0PRTM01BOX358342B01PUBLIC11.pdf【4】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的通知(国办发〔2020〕39号)_政府信息公开专栏 (www.gov.cn)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20-11/02/content_5556716.htm
【5】http://tjnj.gdstats.gov.cn:8080/tjnj/2022/directory/10/html/10-02.htm【6】http://www.mohrss.gov.cn/SYrlzyhshbzb/dongtaixinwen/buneiyaowen/rsxw/202009/t20200923_39066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