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 | 蘑菇何以为生:访谈迈克尔·海瑟威(Michael Hathaway)

海瑟威教授的这本作品尝试将松茸视作一种积极建造自己的世界的存在,指明了一种重新思考生物学的知识生产、地球历史以及全球化连结的方式。在这次访谈中,海瑟威分享了他精彩的研究,书写过程中的奇遇,对诸多理论概念如能动性(agency)的关切,对人类学学科变迁的观察,以及给年轻学者的田野建议。

等一等现在还是虎年!

虎年的最后十四天,再说四桩虎事。 发生 第一只虎来自17世纪的广州城北,第二只是涉入杀人事件的印度猛虎,第三位是孟加拉三角洲传说中的虎圣,第四桩则关于当代动物园的养虎乱象。故事中的虎们,或是平等的邻居、传说中的圣者,也会成为可怕的威胁、痛苦的囚徒……虎的故事总是串联着环境、政治、历史、资本等等诸多脉络,虎年虽然就要过去,我们仍应读虎。 作者 / 安孟竹、叶葳 广州城北的虎 1642年,广…

中东史的环境转向

本文正是从“环境转向“和对欧美中心主义的反思出发,评述了发表于2010年至2015年的五本中东史方向的著作。正如评议者乔治·R. 特朗布尔四世(George R. Trumbull IV)所说,这些作品“的丰富与成功,证明了中东环境史研究的活力”,它们“既无意建设一个狭隘孤立的历史学分支,也无意提供一系列封闭的对话……相反,它们重新激活了那些讨论,重新界定了那些问题,并挑战了中东史领域内许多论证的核心假设。”

蜗牛方舟:作为关怀的哀悼

人类该如何面对只能在人工环境生存的濒危物种?夏威夷蜗牛如今只能生活在实验室里的培养皿中,人造容器与人类照护构筑了它们最后的生存方舟,种群恢复的希望渺茫不可期。这样的境况之中,对蜗牛的照护关怀同时也是一种哀悼,是人类应尽的见证义务。

在灭绝时期照护隼

游隼是世界上最快的动物。由于杀虫剂的大范围使用,它们在1960年代的欧美曾濒临灭绝。通过人工繁殖与野放等保育手段,游隼脱离濒危动物名录,再度变得常见。但是,人类对隼的保育与关怀也深刻重塑了隼的生存环境、再造了新形式人/隼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