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支持残障者抱石的岩馆是什么样的?

在《山:从启蒙运动至今的政治史》中,两位法国作家回顾了“山”作为一种意象如何以不同的方式被编织进了人们的社会政治行动中,并与更大的现代化过程交织在一起。它是天堑,却又是丈量人类肉身极限的绝佳尺度。攀登者的形象嵌入了现代民族国家认同的关键美德,如力量、独立和坚韧。征服式的攀登美学通常强调山的危险、挑战和可怕,并以此凸显人定胜天的意志。 – 最初,人造岩壁只是登山狂热者们(往往是欧洲的白人…

整个世界都需要一场震荡|《卡利班与女巫》试读

在女权理论家西尔维娅·费德里奇(Silvia Federici)看来,莎士比亚《暴风雨》中的人物卡利班是全世界无产者的象征,而女巫则是资本主义竭力摧毁的女性主体的化身。如果说马克思对资本原始积累的考察立足于“卡利班”——无产阶级和商品生产的发展,那么费德里奇的著作《卡利班与女巫》则将16、17世纪对“女巫”的迫害置于分析的核心,她强调妇女地位及角色变化对资本主义发展至关重要。在原始积累阶段,妇女不…

“她们的声音” | 以治疗为名的暴力及怀旧之情

农村残障妇女在教育、就业、建立生活等方面具有多重的阻碍;不同形式的暴力在她们身体上留下痕迹和伤疤,却以各种方式被轻描淡写甚至浪漫化。在《以治疗为名的暴力:现代韩国对残障的治疗、性别和性(Curative Violence: Rehabilitating disability, gender, and sexuality in modern Korea)》中,金恩廷(Eunjung Kim)回顾了优…

康乐村女工(下)

夹在城乡、家庭和工厂间的空间空隙中,广州加工厂里的外来务工妇女发现自己的处境是双重错位(displaced)的。她们既远离了农村老家,也远离了城市里的稳定就业机会。她们母性渴望的话语象征着她们的双重错位,同时也构成了她们共享相同渴望的临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