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克兰的战争——一份基于近期田野的访谈

如果战争是政治的延续,那理解这场战争就要理解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顿巴斯战争的爆发,15年的《明斯克协议》及其导致的政治后果,乌克兰新闻业在俄罗斯和北约那股帝国力量间的窘境,苏联解体后席卷东欧的所谓“后社会主义”浪潮,和这一背景下乌克兰精英的行径与民众的奋斗。

书讯 | 英文人类学新著 | 2022年1-2月

春日到来,转眼2022年的四分之一即将过去。我们选编了1-2月出版的人类学英文新作十三本。《唤醒乡愁》和《沧海桑田》皆关注苏联时期及其遗产,为理解欧亚大陆纷乱动荡的时局提供若干历史线索。而《协同损害》《沙尘中的大陆》《救赎之声》则分别从全球化、气候变化以及信仰媒介的角度,让我们思考脚下国家和身边社群在世界留下的痕迹。此外,书单还涉及印度女性小额信贷、刚果伐木业、英国城市郊区社群制造、南非人种学史、策展人类学、化学制品、宦官、黑人酷儿理论。

“可及的未来,未来的同盟” (上) | 卡福尔

形成跨越差异的同盟既是必要的,也是令人恐惧的:必要的是,为了创造政治变革,我们需要认识到不同问题和身份之间的相互关系;令人恐惧的是,我们经常要与那些和我们不同的人一起工作,他们可能以不同的方式框定议题或追求不同的效果,他们来自不同的视角或具有不同的过往,他们可能挑战我们最根本的假设。

阿布-卢戈德 | 女权主义民族志是否可能?

本文分享的是莉拉·阿布-卢戈德(Lila Abu-Lughod)于1988年2月29日在纽约科学院人类学部所作的演讲,具体探讨了在当时语境下,“女权主义民族志是否可能”这个问题。虽然距离如今已有三十余载,但其中涉及的“客观”与“主观”二分法、民族志书写与理论化、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关系等议题,不仅在当时颇具争议,在全球联系日益加深、学科不断交叉、科技媒体飞速发展的当下,更是值得继续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