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Graeber | 过于关怀是工人阶级的诅咒

如果公共人类学得以成立,David Graeber (1961-2020) 的突然离去是这一领域能构想到的最大危机。而本专题并不想把这位了不起的有机知识分子封装在仪式性的悼念里。正如Mauss的《礼物》既是人类学名著,也是他献给在一战中阵亡的年鉴派诸友最好的礼物,所有关于此书的阅读和讨论皆是其回声。本专题通过编译、介绍这位学者/活动家来继续他的思考和实践。 – 本篇原载于英国《卫报》。…

结绳系疫 | 错过新冠革命:后见之明与民族志知识

结绳系疫 · 编者按自爆发以来,新冠疫情从点至面,迅速发酵成全球化事件,也成为社会议题讨论和公共知识生产的催化剂与竞速场。对人类学而言,疫情则是块锐利的试金石。流行病学意义上的疫情快速进展,次生的社会文化事件目不暇接地迭代,国际政治风云加速地淬变,人类学家能否快速抓住这些新现实?再以一套新语言加以消化、论述?传统的民族志方法依托于长周期田野和面对面接触,但在隔离和社交控距下,这些方法是否仍然可能?…

口罩为何引起热议

 马来西亚槟城的一家折扣店给模特假人戴上了口罩。外科口罩不受监管,对致病元素的防护微乎其微。(图片来源:Paul Keller/Flikr) 原文标题:Why Face Masks Are Going Viral链接:https://www.sapiens.org/culture/coronavirus-mask/作者:GIDEON LASCO / 7 FEB 2020译者:王一凡编辑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