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人会梦见行动与价值吗?

两位作者对读格雷伯与阿仑特关于工作意义的理论,哈贝马斯与项飙对系统和算计/计算的讨论,并引申韩炳哲以批判系统的pua面向。如何在算法深度结构化劳工过程、人际关系和人生目标的情况下重建人的价值和阿仑特意义上的行动,是作者给出的解答,或新问题。

「修车大水,就是我想要的生活」——自我去稳定化(self-precaritizing)的「三和大神」

一部日本纪录片将“三和大神”带入大众的视界​。近日出版的民族志《岂不怀归》则代表着对这一群体的社科关怀。网络百科把这群打工者定义为迷失在深圳三和,工作一天玩三天的最底层人士,本文作者曾在三和长期田野,则把视角投向更广阔的中国劳工现状​。​

结绳系疫 | 错过新冠革命:后见之明与民族志知识

结绳系疫 · 编者按自爆发以来,新冠疫情从点至面,迅速发酵成全球化事件,也成为社会议题讨论和公共知识生产的催化剂与竞速场。对人类学而言,疫情则是块锐利的试金石。流行病学意义上的疫情快速进展,次生的社会文化事件目不暇接地迭代,国际政治风云加速地淬变,人类学家能否快速抓住这些新现实?再以一套新语言加以消化、论述?传统的民族志方法依托于长周期田野和面对面接触,但在隔离和社交控距下,这些方法是否仍然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