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与人类学:生成中的可能

在很多关于自闭症的民族志作品中,人类学家似乎成为了某种自闭症的专业翻译,可以从政治、经济、医学、社会等视角中拼出自闭症的全貌,完成医疗工作者、照护者甚至自闭症社群自身完成不了的描述和阐释性工作。然而人类学家这种专业性从何而来?本篇文章提供了三个值得反思和讨论的议题,供读者思考民族志写作与自闭症生命之间连接的可能与局限。

全球运动的田野回声 | 缅甸的8时奏鸣曲与敲锅抗议的环球交响

因其相对隐蔽但又极具公共性,即便是以国家恐怖主义镇压异见者的皮诺切特军政府也难以规训这种声音。而近年来美洲的诸多抗争都有敲锅的底色。疫情下,敲锅抗争又是面对封锁,重建公共和异议的重要方式。缅甸军方的铁腕越收越紧,但敲锅声在每晚8点如约不绝。

世界母语日与母语政治的变迁

本文是结绳志语言人类学取向的第一篇文章,借日前的“世界母语日”之力,思考口舌与土地背后的政治和历史。本篇文章亦是结绳志“联结”栏目的开门稿件。人类学不是闭门造车的书桌学科,它一直在吸纳社会运动的能量,亦试图为行动者提供思考的新基点。

全球运动的田野回声 | 厄瓜多尔的社会运动:从2019年十月抗争到新冠疫情

面对国家采掘资本主义的老对手和新冠的新局面,原住民及其他社运力量该如何反应?这篇文章里的作者回顾了运动伊始的一次公开论辩,论述了其中具备资深社运经历的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女性社运者的声音、方法与总结。两位作者的民族志在此是学习和传播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