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人背后的普通人战争|从俄乌what about叙利亚

当俄乌战争同期来自以色列的导弹落在大马士革市郊时,这一追问就不应当成为另一次侵略的借口。而不需要这样的追问,“俄罗斯拟从叙利亚征集志愿军”的消息已经将俄乌战争的乌云投向这片土地。这是俄罗斯国际战争道义银行的新账户?还是军迷口中幻化为地域战斗经验计算的筹码?

聚焦乌俄 | 最不幸的一代

本文从新闻媒体视角出发,回溯历史,从西方驻莫斯科记者的报道策略入手,试图理解在普京统治时期中,西方对俄罗斯新闻报道的现状和盲点。作者玛莎·葛森认为,早年驻苏联报道的记者由于扎根现实,并且与权力中心保持审慎的距离,反而能挖得更深更远。反而是2000年后,由于信息来源高度依赖莫斯科,“不管是叙利亚和乌克兰的战事、过去几年政治的镇压,还是与此同时普京受欢迎程度的提升,甚至是2011-2012年领导参与俄罗斯抗议的人的命运,西方媒体对这些事件的报道口吻,很大程度上都由克里姆林定夺”。

人类学的波拉尼奥:费尔南多·克罗尼尔和他的自然与国家之书

本文选自费尔南多·克罗尼尔的《魔幻国家》(The Magical State),可能是对中文世界相对忽视的历史人类学大师费尔南多·克罗尼尔(Fernando Coronil, 1944-2011)的第一次译介。这位委内瑞拉人类学家有着与二十世纪激进历史紧密相连的人类学生涯和与之紧密相关的问题意识推进,和严肃真诚的学术思作。和波拉尼奥一样,他是行动和思考的有机结合,是迷宫也是飘香的番石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