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聋人周的礼物:一份人类学书单

本书单是国际聋人周的一份礼物。希望可以激发大家的思考:为什么人类学内部对“文化”概念逐渐产生怀疑和保持距离的同时,聋人行动者们依然在为其赋予意义?感官差异如何作为研究方法而非研究本身?聋人文化如何不再是问题,不再是礼物给予的终点,而是感知和切入社会,并寻找和解决当下问题意识的“礼物”?

「修车大水,就是我想要的生活」——自我去稳定化(self-precaritizing)的「三和大神」

一部日本纪录片将“三和大神”带入大众的视界​。近日出版的民族志《岂不怀归》则代表着对这一群体的社科关怀。网络百科把这群打工者定义为迷失在深圳三和,工作一天玩三天的最底层人士,本文作者曾在三和长期田野,则把视角投向更广阔的中国劳工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