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人类学 | 人类学家对枪支暴力的看法

本文最初于2018年发表在美国人类学协会《开放人类学》版面上,两位作者试图从人类学视角总结、反思人类学家对枪支暴力的思考和实践。他们承认,当下人类学的探讨是远远不够的,但在有限资源的情况下,不少人类学家也在不断质询枪支暴力背后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动因,从各种不同维度综合性理解枪支暴力滋长的土壤。

拯救田野的非虚构?| Corona x 小鸟文学 2

本篇推送基于两位“田野中国”栏目的人类学背景作者——林叶和周雨霏的分享。林叶长期关注旧城拆迁过程中的日常实践与空间政治,她的非虚构作品《在“废墟”上过日子》探讨了在漫长的拆迁过程中,钉子户怎样维系一个废墟上的家;周雨霏的研究则关于藏獒经济以及人狗关系,其作品《加、加莫、加霍玛》可以理解为对女性身份的内在性和边缘性的跨物种、跨族群的讨论,围绕这两篇作品,重点关注人类学视角下的非虚构创作,非虚构写作中的伦理问题与“我”在非虚构文本里的作用。

纪录一列所有人的列车:非虚构如何写社会 | Corona x 小鸟文学 1

本篇推送基于媒体人伊险峰与杨樱老师的分享,来谈谈他们的新作《张医生与王医生》——写作本书的初衷是什么,“社会”与“社会人”这两个概念的内涵与外延,尤其是他们如何结合社科的理论和方法来进行非虚构创作。两位作为《小鸟文学》主创,还开设了“田野中国”栏目,推出数篇由人类学学者和学生创作的田野非虚构作品。在后续的推送中,其中一些人类学作者也将分享自己“非虚构”作品的创作感悟,敬请期待。

暴力人类学 | 枪支是否拥有改变人类的力量?

本文作者切尔西·基夫兰德教授从人类学视角出发,长期关注海地和加勒比海地区的街头政治、社会治安、枪支使用和管制等问题。通过深入细致的田野调查,基夫兰德指出,枪支作为现代暴力技术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但有复杂的文化象征意义,更是一种“人类与技术的结合体”,枪支等暴力技术的持有和掌控,能对人产生“强大的技术和心理影响,改变人的存在与行为模式,将暴力带来人间”。尽管基夫兰德的研究主要基于加勒比海的政治文化环境,但对我们进一步探求不同社会背景下技术和社会的关系、理解暴力产生、持续和流变的过程,或许不无助益。

聚光灯下的阴影:来自一所民办国际高中的观察

选择就读国际中学,往往包含着多面的考量,家长们既希望孩子成为国际精英预备队,又期待孩子能在一个比应试体制更为宽松、“人性化”的环境里度过青少年时光。然而这样的期待是否必然如愿?当民间资本逐渐涌入国际中学这一新兴市场,它所打造的服务业化的师生关系又带来了怎样的困境?

温故 | 诺姆·乔姆斯基评论阿富汗

2021年中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前后,诺姆·乔姆斯基在劳伦斯·克劳斯的邀请下就撤军行动进行了两次对谈。乔姆斯基并未对这一行动表示欢庆,而是批判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决策从来都是基于自身的利益,并未将阿富汗人民的意见纳入考量,恰恰是这样的做法让并未从战争创伤中重建的阿富汗迅速落入了塔利班的控制。为什么乌克兰的命运自决是重要的?我们或许会从常被媒体当作反面镜像的阿富汗身上找到答案。

书单 | 农政与食物研究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勤劳的农民通过双手劳作为社会供应了大量的粮食,可是为什么全世界还有大批的农民过着食不果腹的贫困生活?农民,这个在上世纪曾承载社会变革使命的群体,在当今为何面临组织的困境?本期的“农政与食物研究”书单,回顾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对农业和食品行业的研究,以民族志的写作方法,深入挖掘全球农业和农民的困境。